来自抗疫一线的记录丨进驻隔离病区的前夜

来自抗疫一线的记录丨进驻隔离病区的前夜

2020年2月11日 星期二 晴

2月10日,是我人生近27年来最特殊的一天。当晚,我接到护士长打来的电话:“雅雅,经过慎重综合考虑,护理部决定由你去支援隔离病区,明天报到。”停顿了一下,她又叮嘱我:“保护好自己!”

接到这个电话,我没有感到意外,反而觉得庆幸。早在我们医院组建第一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时,我就想要报名,但父母考虑到我的健康安全,反对我报名参加。为此,我还和家里闹了一些矛盾。我理解父母,毕竟他们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又只有我这么一个孩子,担心是必然的。

除夕当天,我上的是白班,整整12个小时。早上7点多出门,回到家已经夜深。父亲躲进卧室,大概是怕我再次提出要去一线的想法。

一天,护士长在微信工作群问:“如果还要我们科室支援,你们谁愿意去?”护士长说的是进驻我们医院的隔离病区,我报了名。我知道,同事们在前线战斗很久了,都累了,而现在却是最关键的时候,必须要有人上!

不管在哪个岗位,我们都在贡献自己的力量,区别只是工作内容不同罢了!就拿我们重症医学科来说,要承担全院危重病人的抢救护理工作,人手本身就不足,前去支援的医生护士已多达9人,占了全科人员的1/3。第一次支援武汉金银潭医院的,是谭晓、周玲;第二次,首批进驻我们医院隔离病区的,是李明春、谢丹凤、杨鑫;第三次,增援我们医院隔离病区的,是吴胜福、魏巍。

留守科室的,有憋尿到出血的护士长和甜甜,有大病初愈体重刚过40公斤的小敏,有才出哺乳期的琪琪、大敏、小彭彭,有还在休产假期间就几次请缨的大彭彭……细细数来,大家都默默地承受着压力,只为抗疫一线的兄弟姐妹能更安心地工作。

这次进驻我们医院隔离病区,我已经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,但也一直担心父母。接完护士长电话后,我仔细想了又想:我要是不辞而别他们肯定会更担心,与其让他们瞎想,不如坦白。“爸、妈,明天我要去隔离病区。”“隔离病区”几个字我说得很含糊,爸爸连着问了三遍:“哪里?哪里?哪里?”看着他们的眼睛,我又说了一遍:“去隔离病区。”我看到妈妈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,而爸爸却沉默下来。

我笑着安慰他们:“没事儿的,我们科室那么多人在那边,没问题的!”“那你要照顾好自己,做好防护!”爸爸沉默了很久,缓慢而坚定地说。

清晨,天刚微亮,几缕阳光就迫不及待地想钻出黑幕,这是一个好天气。我喜欢冬日暖阳,希望等到冬日过去、春暖花开时,我们都能沐浴在阳光下,不用戴口罩,见面笑着打招呼,在花海里相互拥抱……(胡雅 湖北民族大学附属民大医院护士 )

来源:国家民委

责编:纪爱玲、张靖雯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ope-jewelry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